第215章 龟派气功_修仙从抽到超人体质开始
123读啦 > 修仙从抽到超人体质开始 > 第215章 龟派气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5章 龟派气功

  高筑的石台之上,众长老的座位呈‘一’字排开,他们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自己宗门弟子的表现,不时还会评判两句。

  最右侧的鬼灵门的灰发老者面露满意之色,另一旁西陀门的马面老者神色却有些不悦,他幽幽的叹了口气,然后道:“你们鬼灵门真是好手段,这种神魂攻击的法术之前怎么没见过?”

  “呵呵,不好意思,姬长老,这是本门的隐秘,不方便外传!”灰发老者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正面回答。

  马面老者抿了抿嘴,道:“我可听说贵门主前段时间去了趟临坟国的‘万墓秘境’,这些法术不会是从那里面带出来的吧?”

  灰发老者摇了摇头,默然不语,但内心却是悚然一惊,没想到旁边这个老家伙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擂场之上,斗法仍在继续。

  有了前两人斗法的经验,后面的修士更加谨慎,面对旗鼓相当的对手,可谓是手段尽出,力求能够快速解决对方。

  场下的众人也看得十分过瘾,见识到了其他宗门的各种斗法手段,同时也都在暗自思量着,自己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应对。

  六大宗门之中,都有炼气期十二层的种子选手,他们都是争夺前十的热门人物,一旦进入前十,都会被宗门赐予筑基丹作为奖励,数量从第一到第十逐名递减。

  苏破满并没有太多关注这个,只觉得擂场之上有些无聊,像这种层次的斗法,在他眼里就和小孩子过家家一般,即便是那些筑基期的长老亲自下场,也引不起他什么兴趣。

  【六派会武结束后,就去一趟千樊秘境,之后就该离开南越国了,这里已经不适合我了……】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场中的黑瘦老者念道:“下面,由第一百零七号,五行宗高飞鸿,对战,第四百九十四号,梵音门,澄虚!”

  “高飞鸿?”苏破满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他竟然跟我在同一个擂场,有意思……”

  正思索间,人群的后方跃上了两道身影,其中一人正是一身玉色服饰的五行宗弟子,高飞鸿。

  他嘴角挂着自信的微笑,加上俊朗的面容,惹得场下的女修士连连惊呼。

  另一位,身穿土黄色僧衣,光溜溜的脑袋上点了四个戒疤,面容比较普通,不过身上的气度倒有些不凡,神情之中带着慈悲之意。

  “开始!”

  黑瘦老者见两人都做好了架势,一声暴喝之后,收起了身上的灵压,脚踏法器飞身而起。

  “广圣佛尊,施主,请了!”

  澄虚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之后,眸中射出精光,身上骤然腾起了一层黄色光芒。

  “那是梵音门的小罗汉伏魔功,没想到这位小师傅竟然是位体修……”

  “如今的六大门派之中,唯有梵音门还保留着完整的体修传承,据说有单独的一院,体修虽然艰难,但在低阶段斗法中十分占便宜,那五行宗的弟子估计要头疼了!”

  “不一定,五行宗那弟子修为在十二层,而澄虚和尚却只有炼气十一层,差了一个小境界,就算是体修也难打!”

  “你太小看体修了,我曾去过千川国游历,那里有一个名为‘铁骨门’的体修门派,一旦功法练成,不仅攻击势大力沉,而且肉身的防御力极强,再配合一些灵符,一旦靠近了法修,甚至能够越级而战!”

  “是么,那对付体修还是得拉开距离才好!”

  “没错,不过这擂场的空间有限,虽然有百丈宽,但腾挪起来也是麻烦!所以我才不太看好五行宗的那人!”

  ……

  高飞鸿见到对方确实没什么动作,他面露不屑,内心暗道:“真是装腔作势!”

  他一掐法诀,灵力护罩瞬间形成,而后身法宛如风中飘絮,往后暴退,同时口中念念有词,手中顿时出现了一道绿色光影。

  在他刚有动作之时,那澄虚便脚步一动,巨大的力量将地面踩出来一个大坑,随后携带气势大步流星的朝高飞鸿逼近,身上土黄色的罡气流转,集中在腿部,速度瞬间暴增。

  踏,踏,踏……

  澄虚和尚连迈八步,每一步都带着无穷的力量,身后土石飞扬,形成了一股宛若猛虎扑杀般的气势,他的身影也在这期间来到了高飞鸿的背后。

  “吼!”

  五爪一挥,一道猛虎头颅的光影从澄虚和尚背后成形,带着骇人的破风声朝着高飞鸿的后脑勺砸去。

  苏破满一见此法,心中一动,“没想到体修的攻击也可以这般帅气,澄虚和尚看起来面带慈悲之色,但招招都往高飞鸿的要害上打,呵呵,打得好啊小师傅!”

  虎啸声响起的同时,高飞鸿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对,连忙将手中绿色法印横推而出,而后又随手抛出了一把种子。

  “毒藤绞杀!”

  种子在半空中瞬间生长,化为荆棘绿藤,宛如一条条发狂的蟒蛇一样,疯狂的抖动着枝叶缠向澄虚。

  噗嗤,噗嗤……

  澄虚和尚挥出的五爪落在了绿藤上,瞬间将面前一大片绿藤抓成了碎段儿。

  不过,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不少种子落地之后便疯狂的滋生,转眼间便形成了一处荆棘藤蔓的海洋,这些藤蔓无比坚韧,似乎斩之不尽一般,牢牢的牵扯住了澄虚,令他无法去追击对手。

  高飞鸿身上青光闪动,他口中再次念诵起来,体内的木属性灵力不断涌动着形成了一道绿色的法印,绿光将他的脸颊映衬得有些诡异。

  “五行轮转,应命虚邃;

  天幽木华,变作火芒;

  转!”

  咒语急促而短暂,手中的绿色法印竟然转化成了火红色。

  “那是五行轮转法!”

  “这可是五行宗的秘术,不愧是高师兄,竟然炼气期的修为就将其掌握了!”

  “那和尚完了,五行轮转法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两种属性的法术会在法印的牵引之下互相助力,木助火势,呵呵,高师兄要赢了!”

  ……

  高台之上,五行宗的一位筑基期长老看到这个擂场的情况,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火红的法印激射而出直接落在了荆棘绿藤之中。

  呲啦!

  如同火上浇油一般。

  荆棘绿藤燃烧起来,而后瞬间扩散,将一大片区域都引燃起来。

  被困其中的澄虚和尚此时却十分的冷静,他身上的黄色罡气变得更加明亮,随即怒喝一声,挣断藤蔓,腿部发力猛然往高飞鸿的方向一跃而起。

  毒火藤蔓如同有灵性的蟒蛇一般,继续探向半空朝他绞杀而来。

  “猛虎过涧!”

  澄虚身上亮起一只巨大的猛虎兽影,身形在半空中的速度暴涨,成功脱离了地面上火藤的绞杀范围。

  高飞鸿见到这一幕,嘴角露出讥讽的笑容,“若是五行轮转法这般简单,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名声了……”

  他伸出手臂遥遥一指,一张符纸从他袖口中飞出,在半空中陡然放出灿烂的光亮。

  “五行轮转——青木火鸟术!”

  这张符纸本来是他的底牌之一,今天若不是遇到了眼前这个棘手的体修,也不会这样轻易的使用出去。

  若对手是其他法修,他只需要再使用一道‘流火术’便能轻松解决战斗,但眼下考虑到体修的防御力,所以他决定利用火鸟符纸施展这记杀招来解决战斗。

  正好让台下的某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见识一下自己的实力,最好能知难而退!

  在一阵亮光之中,燃烧着火焰的藤蔓慢慢似乎受到什么吸引一般,开始急速抖动起来,火焰也在不断翻腾之中开始凝聚,场中的温度骤然升高。

  澄虚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连忙鼓荡起全身的罡气,朝高飞鸿攻杀而去。

  他的目标很明确,只要击败这个施法者,即便再恐怖的法术也会随之烟消云散。

  吼~~

  虎啸声响起,巨大的白虎光芒在澄虚身上浮现,随后又在身体四周悬浮起了一个个发着亮光的神秘符文,又一层光罩在他身上形成。

  “猛虎……”

  澄虚将双手呈莲花状置于腰间,眼睛死死的盯着躲闪至百丈外的高飞鸿,一股无形的气势在他身上凝聚。

  高台之上,那个似睡非睡的老和尚突然抬起了眼皮,脸上一黑,心中忍不住暗骂道:“蠢货,用完这招,体内罡气十去五六,还怎么捉住对手,还不如用‘擒龙归元手’!只图威力,不求建功,真是愚蠢!”

  就在老和尚怒骂之时,澄虚和尚置于腰间的莲花状双手旋转着猛然推出,暴喝道:“罡元破!”

  一道刺目的白光陡然在他的腰间亮起,随后形成了一道水桶粗细的光柱,一只巨型白虎虚影从他身上一跃而出,随着光柱直奔高飞鸿扑去。

  “卧槽,这特么的不就是仙侠版的龟派气功么?”苏破满瞪大了双眼。

  高飞鸿:“!!!”

  危!

  他一拍储物袋,身前瞬间浮起了一面青铜小盾,青铜法盾变大的瞬间,那光柱已然临近。

  轰!

  高飞鸿整个人被巨大的冲击力击飞出了几十丈远,青铜小盾此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正中间的位置还有一道仿若焦黑的窟窿。他站起身,脸色一白,喉咙耸动了两下,急忙把逆血吞了下去。

  虽然这样会让伤势加重,但他作为五行宗的天骄,怎能被低一个境界的修士打得吐血呢?

  那是万万不能的!

  他满脸阴沉的抬头,冷冷的盯着澄虚和尚,双指对着虚空一点,喝道:“疾!”

  “喳~~~”

  一声鸟鸣声响起。

  绿藤为体,火焰为躯的巨大火鸟,挥舞着翅膀朝澄虚急飞而去。

  澄虚和尚脸上露出苦涩,体内的灵力与罡气在之前的一击中已经贼去楼空,未料到这样攻势都无法击败对手,他干脆利落的朝天空一礼,急忙道:“长老,小僧认输!”

  “哈哈,这和尚倒是机智!”苏破满忍不住赞道。

  黑瘦老者瞬间降临,身上散发出一股筑基期的灵压,只见他轻轻一挥手,擂场安插在四个角落的柱子隐隐震动起来,一道道阵纹化作一只青芒巨手,五指一合,瞬间将那青木火鸟攥成了一捧飞灰。

  “那位长老竟然是阵修,攻击方式好神异啊!”

  “阵修虽强,但十分看重天赋,而且修行过程中消耗的资源比较多,与人斗法时提前布置好阵法才能发挥出最强战力……”

  “阵修若提前布置好阵法,恐怕都能凭借强力的阵法越级而战吧?”

  “呵呵,能越级而战的阵法岂是那么容易布置的?光是布阵材料,普通修士就买不起,同样的花费,还不如去买一张强力的符箓更加方便!”

  ……

  苏破满看到那青芒巨手后,当即联想到了自己身上的生物力场,其攻击的形式与这法阵形成的巨手有几分相似之处。

  高飞鸿一脸神气的飞身而下,目光在苏破满的脸上一扫而过,似乎带着些‘炫耀武力’的意味。

  “mdzz!”

  苏破满眼睛一翻,忍不住口吐芬芳。

  两人离场之后,擂场之上又上去两人,分别是阴煞宗和西陀门的弟子。

  这两人斗法算不上精彩,没过多久便有了结果,阴煞宗的修士擅长控尸战斗,而西陀门的弟子却擅长使毒,不过炼尸对于毒物的抵抗能力极强,这就导致那名西陀门的弟子被打得节节败退,一直在闪躲,最终被那阴煞宗的弟子寻到破绽,施展了一种‘牛毛煞针’的法术击败。

  黑瘦老者利用阵法形成的青芒大手将擂场清理了一遍后,高声念道:“下面由第一百零九号,鬼灵门秦鸣,对战,第四百九十二号,烈阳宗,苏破满!”

  “可算到我了……”苏破满淡然一笑,纵身一跃而上。

  “苏师叔,加油!”

  擂场下,几名烈阳宗的女修在挥舞着粉嫩的小拳头,引得四周的修士连连侧目。

  秦鸣一身黑袍,头上戴着一骚气的紫色玉冠,他模样生得还算端正,不过眼睛过于狭长,显得整个人有些阴柔,其脸部与双手的皮肤异常白皙,显然是久处阴暗之地。

  黑瘦老者见两人准备好,便悄然收起了身上的灵压,“开始!”

  说罢,他脚踏法器飞起,悬在高空中俯视两人。

  “小子,遇到我,算你倒霉!”

  秦鸣冷冷一笑,他一拍腰间的养鬼袋,四周瞬间弥漫起了铺天盖地的阴煞鬼气。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