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愿不愿意着红装_太子殿下篡个位
123读啦 > 太子殿下篡个位 > 第五百二十五章:愿不愿意着红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二十五章:愿不愿意着红装

  二人在一个拐角处分道扬镳了,萧泊文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手里面的扇子心不在焉的摇晃着,思绪沉重。

  太子的心思大家都搞不明白,如今冀州情况危急,而邵安城那边立太子的呼声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了,只有几个还在苦苦的支撑着,说什么也不肯另立太子,这可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就看谁敢迎难而上了。

  而皇上怕是会派人前往晋阳动手!!

  思考到这里,萧泊文眯了眯眼,落日的余晖渐渐的敛去了光芒,将他的身影给隐藏在了夜色当中。

  因为此事,公孙行止心情自是不好的。

  本来高栾觉得主子最多就是和从前一样,坐着发呆一整夜,只是今日有些不同。

  瞧着软榻上坐着的人,他有些不确定的道:“殿下当真要喝酒?”

  公孙行止嗯了一声。

  高栾:“……”

  殿下的酒量属实差劲。

  “殿下若是担心孟妤,不如多让几个人去保护她?”

  “本宫只是想早点让她回到本宫身边。”公孙行止眨了眨眼,修长的眼睫垂下来盖住了眼底的情绪,叫人有些心疼。

  高栾站在幕帘外,表情复杂的抿了抿嘴,“属下去准备!”

  他没说话。

  很快高栾踩着月色从厨房内拿了一些酒来。

  月色皎洁如水,他独自斟了一杯,一饮而尽。

  而高栾则是守在外头不敢离开半步,一直到屋内淡淡的酒香传了进来。

  殿下一向自律且冷静,可唯独在孟妤的事情上总有些不理智。

  隔日,萧泊文修书一封送去给了远在冀州的义兄,此事也唯有拜托他才能有些把握了。

  萧佚名一向来无影去无踪的,性格冷清,人也凉薄,可唯独对他们萧家格外的在乎。

  二人的关系平时也不错,自然不会拒绝的。

  并州这边已经安安稳稳下来了,没了夏邑蛟之后,百姓安康,普天同庆,而各个官员也以纪老将军马首是瞻,自然不会有其他的小动作,如今最要盯着的就是青州那边了。

  成败在此一举了,若是此事解决了,也算是全了殿下的一个心愿。

  ……

  孟妤自是不知道并州发生的事情的,她如今能够安心完全仰仗公孙离,可商洽不断的示好也只能换来片刻的安稳,得把好战一党给完全压制住才能得以喘息。

  人心不足蛇吞象,虽然能够有着短暂的安宁,却也会让晋阳的人觉得商洽已经是自顾无暇了,这才接二连三的各种讨好晋阳。

  自那日答应和那些书生一起讨论学术之后,质子府安静了不少,除了楚韩州来过几次警告她之外,倒也算是平静。

  可每一次楚韩州来都是揣着满肚子的怨气离开的。

  他那个妹妹还未曾死心,以及梵樱公主居然将她给仇恨上了,这一点属实让孟妤憋屈。

  “所以这就是你不出去的原因?”沈廓坐在她的对面,眉梢一挑。

  他这几日忙于军中的一些琐事走不开,所以没怎么来质子府,倒是听说了她要和众人讨论学术的事情,好不容易得空了这才前来瞧瞧的。

  孟妤抬眼看他点了点头,手上的动作不曾缓慢,漫不经心的道:“我若是出去了指不定多少人会前来找茬,我若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质子府,至少是安全的,也不必搭理那些糟心的事情,例如梵樱公主,若是被她逮住了,怕是免不了一番争执。”

  而外面的消息有他们传来变好,就算她不出去李拓也会把外面的事情告诉她的,而且七叶和凉月也没闲着。

  沈廓抿了抿嘴角,不自在的道:“也不怕憋出病来?”

  “不会,”孟妤摇了摇头,“以前在东宫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日复一日,我习惯了。”

  哪怕是在现代的时候,她的生活也是如此的单一无趣的,所以并不会觉得无聊。

  “你可知宇文铎答应了此事?”沈廓扯开了话题。

  孟妤嗯了一声,“我本来是想利用舆论的,可未曾想过李殊会出现,意外之喜,只好将计就计了,李殊出马宇文铎自然是不好拒绝的。”

  宇文铎表面本就是李殊的人,他若是拒绝的话只会让李殊心中不喜,从而二人的关系破裂,宇文铎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猜不出来呢!

  他志不在辅佐另外一个君王上位,而是在于辅佐一个傀儡罢了,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样的事情亘古不变的局势,人的野心也是源源不断的。

  她不信晋文帝没有看出来。

  沈廓默不作声的给她杯里面倒了一杯茶,温声道:“得罪了这么多人,就没想过自己会面对什么么?”

  “九死一生!”她动作一顿,语气轻飘飘的,眼帘抬起来。

  沈廓沉默,四目相对,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活着不好吗?非要卷入这些事端当中来。”

  好好的做一个姑娘,寻一个喜欢的人嫁了,相夫教子一辈子,也比这般颠沛流离来得好。

  他接触过的姑娘不多,从未见过这样的姑娘。

  外头阳光明媚,骄阳从纱窗照进来,清风拂面卷着些不知名的花香,她今日未曾好好的梳洗,导致秀发有些凌乱,慵懒的散开来,定定的看着沈廓好一会之后,这才有些疑惑的笑着问道:“沈廓,你今日怪怪的。”

  二人交谈很少谈起这些事情的,可今日沈廓说得有些多了。

  沈廓一愣,也深知有些不大妥帖,抿了抿嘴角正打算找个借口搪塞过去的时候,她却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谢谢你的关心。”

  “我们是朋友……”沈廓笑得有些牵强。

  “我听楚韩州说你的事情了,虽然我一开始帮了你一把,可最终还是要靠你的,当断不断,反被其乱,沈廓你必须要在沈家和襄王之间做出选择,沈家是太子的人,你应当是知晓的,你若是继续和沈家藕断丝连害的是你自己。”孟妤叹了一口气劝解道。

  古人最信奉孝字了,可这已经是愚孝了。

  沈廓颔首,又道:“若是无趣了,便去我府邸寻我,至少我能带你四处走走。”

  孟妤点了点头。

  他想了想试探性的道:“你若是觉得以公孙行止的身份不方便的话,来寻我,可以着女装。”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