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麻木_噩梦惊袭
123读啦 > 噩梦惊袭 > 第533章 麻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33章 麻木

  凭记忆来到南怀礼家,透过落地窗,能看到里面有不少人,看穿着打扮,应该是来南家慰问的朋友。

  南瑾母亲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已经麻木了,双眼中再没有了之前的光彩。

  江城观察一圈,没有看到南瑾的身影。

  她应该还在别墅二层,自己的房间。

  选了个偏僻的位置,江城动作麻利的爬上二层,出现在南瑾卧室窗外,透过玻璃窗,刚好能看到坐在床上发呆的南瑾。

  思考片刻后,江城叩响了玻璃窗。

  南瑾抬起头,在看到江城的瞬间,眸子顿了一下,接着眼底突然有什么东西闪过。

  “南小姐。”被打开窗,放进来的江城说:“真抱歉,还要用这种方式来见你。”

  他直指了指脚下的位置,解释道:“下面人多,我贸然出现怕是不合适,所以......”

  令江城没想到的是,他话还没说完,南瑾就突然上前抱住了他,哭着说:“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去的,父亲他一定是出事了,我还以为你也出事了,再也回不来了。”

  其实在江城接到酒吧老板电话时,就清楚了事情大概。

  南瑾肯定是来过工作室找自己,但当时他和林婉儿都被困在了鬼医院中,所以南瑾最后才找去了酒吧。

  只是没想到酒吧老板依靠脑补就生生脑补出了一场狗血大戏。

  还险些和南瑾起了误会。

  “我这不是没事吗。”江城轻声安慰说:“要是你再用些力,我可就要有事了。”

  他说的是实话,他没想到南瑾看起来很文静,力气居然这么大。

  这次的经历不同以往,从鬼医院离开后,无论是体力精力,甚至是身体上的伤,都没有恢复。

  他现在身体很虚。

  斜对面是一张沙发,江城坐在沙发上,沉默片刻,最后还是开口说:“抱歉,我没能带回你父亲。”

  颇令江城意外的是,听到这些,南瑾只是沉默几秒钟,随后低声说:“我知道。”

  她这样的反应反而让江城有股少有的局促,他很想说些什么打破这该死的气氛,给女孩一丝希望。

  但思虑过后,发现唯一能安慰人的,就只剩下谎言。

  而他,却不想欺骗这个女孩,给出希望后,又让希望破灭,这样的心理落差即便是他,都觉得残忍。

  可看着女孩失去神采的双眸,江城还是选择开口,他想尝试一下,或许......他能改变一点什么。

  “我见到南怀礼先生了。”江城缓缓坐直身体,居高临下的身高优势,配上那张脸,让他看起来可信度极高,“他被困在了一处很奇怪的地方,我也是误入那里的,除了我之外,还有另几个人。”

  “那里很危险,你想象不到的危险,很多人都死在了那里。”江城看向南瑾,“你的父亲他很勇敢,救下了很多人,但最后他没能挺过去,当时情况很危急,我没办法救他。”

  江城深吸一口气,看向南瑾,“南怀礼先生他很爱你,他不希望你因为他的离开而伤心,他想要你好好活下去。”

  “请放心,南怀礼先生离开的时候没有遭受痛苦。”很画蛇添足的一句,江城也不清楚为什么会突然开口说出来。

  “谢谢你。”南瑾看向江城说,“其实我知道父亲他已经不在了,但江先生你能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安慰的目的已经达到,再待下去也没有意义,他还有好多事要处理,林婉儿身上的东西,槐逸提到的公会网站,还有被寄存在中年人那里的胖子......

  他已经和中年人说的很清楚,无论从胖子身后挖到了任何线索,最后如何处理,都要由他决定。

  而且这件事,不能让夏萌知道。

  否则他清楚,凭借夏萌和自己的交情,即便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胖子也难逃毒手。

  和南瑾道别后,江城依旧选择从窗口离开,楼下的人太杂,他一出现可能会引发南瑾母亲情绪失控。

  而且他没时间,也没必要和她解释太多。

  有关噩梦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普通人被卷入灵异事件中杀掉的概率很小。

  但若是因此引发恐慌,那么造成的影响会一发不可收拾。

  目前来看,守夜人存在的时间应该不短,由此推测,灵异事件出现的时间会更早。

  对于江城来说,守夜人就是拥有官方支持和国家背景的专门负责处置灵异事件的组织。

  榕城那些诡异的失踪案,最后都会汇总到他们那里。

  他们的目的不难猜,无非就是消除潜在威胁,解决各地发生的灵异事件。

  民间也有一批自发组成的,有能力处理灵异事件的人或组织。

  槐逸以及他提到的几位朋友,就属于此类。

  对于这批人来说,单纯用正义道德来限制是没有用的,也是不现实的。

  他们只想活下去,享受生活,至于道德道义什么的,在求生的信念面前,一文不值。

  而深红,更是其中最残忍,最不可控的一批人。

  从喻与中年人的对话中,江城了解到的深红是一批不择手段的疯子。

  他们组织严密,行事残忍果断,异常狡诈,而且对于噩梦似乎有着常人所不及的认识。

  江城甚至有种感觉,噩梦对于他们来说,不是负担,而是机遇。

  他们觊觎着噩梦中的某种东西,最深处的东西,一旦得手,势必将打破某种平衡,引发灾难。

  即便是江城,也感觉到如今噩梦正在以一股恐怖的速度对现实世界展开侵蚀,二者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这如同一股不可逆转的趋势。

  而这一切背后,会不会......也有深红的影子。

  “江先生。”

  闻言江城忽然反应过来,他已经站在窗前,却不由自主陷入了思考,南瑾还站在自己面前。

  有些失礼了......

  “我走了。”江城示意,可就在他准备转身的时候,余光瞥见南瑾那张脸,不禁又让他想起了酒吧那晚,那个怯懦懦的女孩。

  明明很优秀,却又卑微的像是要将自己包裹起来,缩进蛋壳里。

  他停下脚步,接着走上前,俯身给了她一个浅浅的拥抱。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