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7:迟来的生日_顾先生的金丝雀
123读啦 > 顾先生的金丝雀 > 487:迟来的生日
字体:      护眼 关灯

487:迟来的生日

  第487章487:迟来的生日

  临近春节。

  顾先生与顾太太二人难得从繁忙中脱身而出。

  原以为的平静生活并未到来。

  相反的,开启了与家中长辈的各种周旋。

  09年小年夜,本该是在首都的人游走在国外商场。

  欠了顾太太一场生日。

  腊月二十八,临近春节的前一日。

  顾先生晨间出门,归家已是中午。

  下午五点,姜慕晚在书房接了一通工作电话,时间不算漫长。

  将收了电话一转身,投入了顾先生温暖的怀抱中。

  她微仰头,望着人,温声问道:“怎么了?”

  “带你去个地方。”

  “要用晚餐了,”姜慕晚疑惑,这个时间点出门,少不了又被念叨一顿。

  “无碍。”

  姜慕晚觉得摆平不了的东西,顾江年似乎都能摆平。

  无论是余瑟还是宋蓉似乎都拦不到他。

  客厅内,余瑟见顾江年牵着姜慕晚下楼,且二人穿戴整齐还一副要出门的模样,

  有些疑惑:“这是要出去?”

  顾江年点了点头:“去去就回。”

  “有什么事情吃了饭在去。”

  余瑟的阻拦顾江年似乎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反倒是看了眼姜慕晚,伸手抚了抚她的背脊,安抚了一下她,随即走向余瑟同她言语了一句什么。

  后者侧眸望了眼站在身后的姜慕晚。

  而后,开口叮嘱了句顾江年什么,离得远,她尚未听清。

  只见顾江年,笑着点了点头。

  “你跟妈妈说什么了?”上了车的人侧眸望向身旁的人问道。

  顾江年伸手,将她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又拿出一早就准备好的热水递到她掌心:“暖暖手。”

  姜慕晚接过杯子,放在手里转了转,清明的眸子仍旧是望着顾江年。

  “说把你拿去卖了。”

  姜慕晚:………..

  “不用卖,我自己走行吗?”

  顾先生俯身亲了亲她的面颊,笑的一脸邪气。

  姜慕晚哼哼着推开他的脸面,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模样。

  “怕把你憋坏了,带你出来放放风。”

  “你早该有这个思想觉悟了,”腊月二十五日查出怀孕,至今才过去三日之久,姜慕晚便隐隐觉得已经受不了这种被看管的感觉。

  愿意入宋思知所言。

  她那种放荡不羁的好日子,怕是要到头了。

  等着她的是被折了翅膀圈起来养。

  一想到自己往后十个月的心塞日子,她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

  有些难言的情绪在心头泛滥。

  “辛苦了,”顾江年见人情绪渐起,及时的安抚人。

  生怕聊着聊着姜慕晚情绪起来了。

  而后自己又惨遭毒手。

  这才短短几日的功夫顾江年就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一个真谛,那就是姜慕晚好,他才能好,姜慕晚要是不好他也别想好。

  临近地方,顾江年将围脖套在她的脖子上,

  牵着人下了车。

  电梯至酒店顶层时,姜慕晚仍旧心年工作,同他聊起了梅家之事。

  顾先生牵着人的手紧了紧:“不急着谈这些,今日不合适。”

  “我怀疑你真是要把我卖了。”

  “以前,你是我姑奶奶,现在,你是老佛爷,我要是敢把你卖了,余女士回头回拿刀把我剁成肉段去喂猪。”

  以姜慕晚现在在家里的地位,他现在是吃了千百个雄心豹子胆,都不敢干出这种事情。

  别说是干了。

  想法都不敢有。

  万一有了这个想法又被于女士知道了,只怕是会把他摁到墙上去摩擦。

  “为什么不是喂狗?”

  顾先生:……….“不会说话就闭嘴,宝贝儿。”

  “是因为同类不行吗?”

  顾先生:…………小精怪又开始了。

  顾先生站在电梯里侧眸望了人一眼问道:“你吃猪肉吗?”

  顾太太点了点头。

  顾先生又道:“那就是了,你证明了,同类可行。”

  姜慕晚:………..骂她是猪?

  姜慕晚挣扎着想将自己的掌心从顾江年的手中抽出来,却被人越握越紧。

  “好了好了,不闹了。”

  小打小闹可行,万一闹出脾气来了,吃亏的还是他。

  电梯门开。

  姜慕晚侧眸望着顾江年的目光这才及其不情愿的收回来。

  这是这一回眸之间他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了整个酒店上空的露天餐厅里布满了鲜花。

  成千上万朵玫瑰花铺在地上。

  汇成了一片花海,花海中间。

  有一方桌子上面摆着精美的餐食。

  “这——————,”她震惊的视线落在顾江年身上。

  后者温润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笑道:“迟来的生日,蛮蛮。”

  顾先生揽着她的肩膀往花海中央去,行至桌子跟前,伸手摘了她的围巾与羽绒服。

  “顾江年。”

  “恩?”

  男人一边将手中的衣物交给服务员一边应道。

  “你这样会让我离不开你的。”

  男人闻言,浅笑了笑:“正合我意。”

  姜慕晚被他这句带着俏皮的正合我意给逗笑了:“你就不怕我拖着你下地狱?”

  “谢天谢地。”

  能被她拖着一起下地狱,就证明他已经在她的人生当中有了别人不可取代的位置,而这一切正好是顾江年梦寐以求并且想一直得到的东西。

  顾江年在姜慕晚的人生当中,扮演着一位极其重要的角色。他理解她,包容她,迁就她。

  成为她的战友,成为她的丈夫。

  在这条漫长的人生道路上引领着她一步步向前。

  “傻。”

  男人伸手勾住她的脖颈,俯身亲了亲她的薄唇,“只对你一个人傻。”

  在日,一顿烛光晚餐,在观澜别墅之外举行。

  姜慕晚坐在顶楼餐厅时,颇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看着眼前的牛排,只觉得胃口都好了。

  人果然只有在历经挫折与磨难之后,才会享受那片刻的安宁与安稳,以及是得来不易的光景。

  姜慕晚从不抗拒做一个母亲。

  但如此也是她没有想到的。

  好在、在这段婚姻生活与孕期生活当中,顾江年会全心全意的站在她身边。

  这夜、安稳而又平静。

  一直到大年三十之后,首都仍旧是风平浪静的。

  直至年后,那些隐藏在暗处且不可见人的东西开始在暗地里滋生了起来。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