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啦 > 御九天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

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

  帝释天的眼睛明亮起来,这老萨满果然是有点东西的,一通神操作,配合那高级傀儡,吉祥天身上法则诅咒的力量居然真被他引导了出来,现在就看……

  可这念头还没转完,原本就金光闪耀的傀儡突然间光芒暴涨,紧跟着整个身体竟直接瘫软、腐蚀……而原本是被傀儡吸过去的大道天罚,此时汇于一处,竟化为一道绿光直接反噬了回去。

  帝释天猛然起身,可诅咒反噬的速度实在太快,几乎在他刚意识到不对的瞬间,反噬就已经倒流了回去,怎么都是来不及的。

  帝释天心里涌起一阵懊恼,可随即,他就发现吉祥天似乎并没有受到反噬的伤害,仍旧是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

  而四周,地上的图腾已经被截断,那是飓风萨满一直按在截流点上的手指,祭坛上点燃的烛火也已经熄灭,原本一头黑发的飓风萨满此时宛若一尊雕像般盘腿坐在那里,头上瞬间就已经白发苍苍,整颗脑袋彻底垂了下去。

  大家都是懂行的,只是短暂的惊讶之后就都反应过来。

  式神傀儡承受不住天道法则的诅咒,这替身术是失败了的,但飓风萨满显然早就做好了替吉祥天承受反噬伤害的准备,在瞬间中断了仪式,让自身成为那诅咒力量最后的终点……所以他之前才敢说出保证公主万全的话,他本就是替身术的中介品,让自身去代为承受反噬,没有比这更快的方法了,虽然说起来简单,但这确实是万全之法。

  九皇子阿拉贡的嘴巴微微张了张,竟感觉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他终于明白,这些天大多数时候的沉默不语,那并不是飓风内疚,而是一种已经做好决定后的淡然,飓风萨满一开始就做好死的准备了,而且是连灵魂都得死透的‘死亡’!

  这都是为了兽族,为了帝释天那个承诺,无论是阿拉贡还是飓风,都太清楚帝释天的那个承诺对兽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了。

  阿拉贡的拳头捏得紧紧的,脑子里有点空白,飓风大人啊……

  下面这时候才终于回过神来,有人松了口气,有点幸灾乐祸的说道:“俗物也想替换法则之力?这真是瞎子摸象……”

  但话刚出口就立刻意识到了不妥,这可不是落井下石的时候,何况人家都为此送上了命。

  九皇子阿拉贡冰冷而带着杀气的眼神立刻就已经冷冷扫过去,周围也根本没有帮腔的,那人自知理亏,赶紧闭嘴。

  苏愈春始终面带微笑,这样的结果在他预料之中,刚才那人话糙理不糙,他说的不错,任他什么式神,不过只是一凡品而已,俗物怎配替换法则之力?这是压根儿就没可能的事儿。

  “飓风萨满……不愧是我刀锋一员!”德普尔叹息,哀悼的同时也不忘提点一句刀锋牛逼。

  帝释天的脸色有些阴沉,倒不是因为飓风萨满的牺牲,只是刚才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点希望,结果失望却来得如此之快,难道小妹这伤势当真……

  四周的氛围顿时有些怪异起来,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还没等大家从感慨中找回思路,一道人影却是直接走了上去。

  “飓风萨满是个值得敬仰的人,有信仰的人不应该就这么枉死。”王峰笑着说,一边伸手直接按在了飓风萨满的头顶上,一个复杂的复合符文在他手掌下亮了起来,形成四五道重叠圆盘般的光阵:“我来助你。”

  等的就是这一刻,也该是出手的时候了!

  昨天阿拉贡来找王峰的时候,观察两人情绪,王峰其实就已经隐隐猜到飓风萨满要做什么了。

  医治这样的伤情,以兽族的能力来说,用替身傀儡是他们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办法,但说实话,王峰也知道这招很难成功,没有灵魂的凡俗傀儡是无法代吉祥天去承受天谴伤害的,这样的天谴是真的不死不休,只能是活人活祭!

  飓风萨满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他原本的打算应该是想用式神引导出天谴诅咒,然后用自身去承受天谴的伤害。

  用自己一条命,去帮助兽族换得八部众的支持,这就是飓风萨满的打算,但他太高估他自己和式神傀儡的力量了,刚才他从吉祥天身体里引导出去的天谴诅咒,恐怕还不足吉祥天体内残留的百分之一,因此现在他就算牺牲自己,也根本于事无补。

  高尚的理由,但却是注定失败的结果。

  可王峰却并没有劝阻,理由有两个,其一,成全飓风萨满和南兽部族,万一人家真成了呢?自己还犯不着和朋友抢功劳。

  而第二个理由……只有飓风萨满也受到这诅咒反噬的伤害,他才能顺利开始接下来的操作。

  一切,都得从这里开始!

  “王峰,你做什么?”

  “疯了吗你?陛下面前、诸位大人面前,岂有你这小子无礼的份儿?”

  “一个压根儿就不懂医术的人,又没得到陛下许可……这是什么地方,你小小年纪怎敢放肆?还不快快退下!”

  所有人第一时间的反应都是诧异,这王峰自进殿那一刻起就是个小透明,虽然说过几句话也是不痛不痒。

  昨天各方虽然拜访,但那也不过只是把他当成今天能在大殿上多少说一句话的工具人而已,现在居然敢僭越?敢在所有人面前抢风头?而且……他这是在做什么?救那个南兽萨满?简直莫名其妙嘛!

  “好大喜功。”圣子罗伊微笑着淡淡的说道:“表现自己没错,不分场合、不知礼仪,做的事儿还不知所谓,这就不对了。”

  旁边鲲鳞冷哼了一声,还没等他帮好兄弟反驳两句,站在帝释天身后的一名侍卫则已经打算上去制止王峰了,可却被已经两眼放光的黑兀凯直接一把拽住。

  各种声音、各种动作几乎都是同时进行的,帝释天没有吭声,没有表态,只是淡淡的看着那个将手按在飓风萨满头上的王峰,对王峰的动作有些好奇,也有些兴趣,并没有要去阻止的打算。

  王峰则是压根儿就没有理会周围。

  只见他手掌中那螺旋圆盘一转,一道道反噬在飓风萨满身上的诅咒力量,化为丝丝电流被吸去了过去,钻进王峰身体中!

  别看只是丝丝电流,刚才那强大的傀儡式神才接受了一点点,可就是随即被直接腐蚀掉,随后承受反噬的飓风萨满,堂堂鬼巅,也是根本连哼都没哼一声,就直接近乎魂飞魄散、命悬一线了,这王峰居然敢往他自己身上引?

  不……等等!

  有胆子是一回事儿,这小子居然能撬动法则诅咒之力?而且仅仅只是通过随手一个符文法阵?

  四周原本还在叽叽喳喳的众人突然就都闭嘴,一个个张大了嘴巴。

  哪怕是刚才的飓风萨满,也是通过傀儡式神和各种萨满图腾以及高阶替身术,才能引动这股诅咒力量的,这可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儿,这王峰,他、他是怎么做到的?还有,他难道是打算把飓风萨满身上的反噬诅咒,直接给转移到他自己身上去?舍己为人也特么不是这样玩儿的啊……这不是找死吗?

  可王峰显然不是在找死。

  每一步都是有目的、有意义的。

  治疗的方法其实就步骤来说很简单,先解决诅咒,再温养恢复灵魂。

  天魂珠是镇压世界的宝物,当然也可以镇压天谴诅咒,但那是指九颗天魂珠的情况下,王峰现在身上毕竟只有三颗,真要让王峰直接从吉祥天身上去吸取天谴诅咒,即便只是试试,那也无疑是件相当危险的事儿,鬼知道会不会被那反噬力量直接干掉。

  但现在飓风萨满身上的那点诅咒反噬,威力就远比吉祥天身上的轻多了,三颗天魂珠是完全有把握将之消化掉的,同时,这也是为下一步治疗吉祥天而采集数据,是王峰判断自己到底能不能救吉祥天的重要标准,这还只是其一。

  同时,也只有展现出自己能解决天谴诅咒的能力,才能堵住这些勾心斗角的人的嘴,让帝释天放心的把吉祥天交给自己医治,否则要光靠一张嘴和这些人辩论的话,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那是绝对不会让他有救治吉祥天的机会的,这毕竟是曼陀罗王宫,他总不能硬来。于是之前干脆和所有人敷衍,答应帮忙所有人,降低这些人对他的警惕和戒备,省得到时候一个个的盯着自己,就算不能真正阻止自己,也浪费口舌不是。

  一句话,能直接动手的,干嘛非要去哔哔?只需要优哉游哉的等着这个时机出现就好。

  当然,具体能不能医,就得看现在治疗飓风萨满的效果了,救回来是有把握的,但要是连这百分之一的难度都十分吃力,那王峰也只好对吉祥天望而兴叹的放弃了。

  只见源源不断的、宛若电流般的天谴诅咒从飓风萨满的身上被抽取,最后灌注入王峰的身体中,而王峰的神色却始终不变,根本没有丝毫痛苦又或是不堪之状。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思绪复杂。

  圣子罗伊的脸上阴晴不定,德普尔更是已经脸色铁青。

  这就是那个装着自己不懂医术、对谁都唯唯诺诺的家伙?昨天他答应帮忙,还说得那么义愤填膺的时候,大概心里正在嘲笑自己三人是傻逼,好敷衍、好打发吧?

  九神那边,隆京的脸上倒是露出一丝欣赏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感慨‘五哥的愚蠢’了,生生放走了王峰这样的人才,甚至也相当清楚得不到的人才就应该毁灭的道理,但……他还是忍不住欣赏,发自内心的欣赏。

  而帝释天那边八部众的人,鲸族兽族甚至包括美人鱼庇修斯,这些人显然已经开始期待起来。

  阿拉贡的神色肃穆,近乎庄严,早都已经站起身来。

  每次当兽人需要帮助的时候,是王峰,又是王峰!请一定要救回飓风大人啊!

  帝释天可不在乎救人的是谁,更不在乎这人是个经验丰富的名家,还是毛头小子,只要有本事,只要能救吉祥天,哪怕今天站在那里的是一头猪,他也绝对会将之当成八部众的座上贵宾!旁人的看法和小心思?那些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这时候已经不用王峰再去解释,辩论什么的是最无聊的,靠嘴说永远都不如直接拿事实打脸,所有人都相当清楚王峰此时此刻在做的事儿的意义,他如果真能解决飓风萨满身上的天谴诅咒,那就说明他必然也就有办法救吉祥天!

  他能不能成功?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不少人甚至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如此等待了约莫五六分钟,那全身僵直、宛若雕塑的飓风萨满突然全身一软,往地上一头栽倒。

  帝释天等人的心里咯噔了一声,圣子罗伊、德普尔、方正等人则是心中暗暗叫好,可还不等大家将情绪完全反应到脸上,却听那栽倒在地的飓风萨满,喉咙里一阵‘嚯嚯嚯嚯’的卡吸声,紧跟着全身一颤,猛吸一口气,然后双眼茫然的从地上直接坐了起来!

  王峰的眼里则是露出一丝欣慰之色。

  成了,问题不大……

  三颗天魂珠消化飓风萨满身上那点天谴诅咒轻轻松松,吉祥天身上的情况虽然严重百倍,但按心中的预计来算,把整体的治疗时间延长一些,分段吸收,应该是有机会的,至于后续的灵魂恢复,那对王峰来说压根儿就不是事儿。

  自己……至少有八成的把握!

  大概是没想过自己居然还能活着睁开眼,也或许是因为灵魂受创后终究是有些萎靡,致使他精神状态不佳、脑子转得慢,因此飓风萨满此时的眼神显得有些茫然,但不管是帝释天也好、阿拉贡也好,亦或者是这满大殿的其他人,都很清楚飓风萨满这是真的被王峰从鬼门关里拉回来了。

  苏愈春的眸子中精光四溢,看向王峰的眼里露出浓厚的兴趣,美人鱼庇修斯王子的脸上则是有着叹服之意,鲸回春长老则更是看得两眼放光,当初守护者身中海龙毒针,天下无药可解,王峰先生都能把守护者救活过来,而且让守护者在短时间内就恢复如初……王峰先生真乃是神人也!

  唯独德普尔的眼里透出来的则就是隐隐的怨毒了,想到昨天王峰答应他帮忙时候的样子,以及王峰所说的‘完全没有治疗思路’,当时他不曾有半分怀疑,毕竟这是九神苏愈春都办不到的事儿,王峰要是说他自己有办法那才是奇怪了,可现在……竟然是被王峰那个毛头小子给耍了,而且是彻头彻尾的戏弄!

  大殿里一时间鸦雀无声,大多数人都还震撼在这事实中回不过神来,可王峰却已经盘腿坐下。

  原本只有三分把握可以救吉祥天,而看到飓风萨满救人的结果后,把握变成了五分,而直到现在救下飓风萨满,王峰则感觉已经有八九分把握了,而且剩下的那一两分也都不是什么技术壁障之类,毕竟是天谴诅咒,总要给老天一点面子嘛。

  不过该演的还是要演,这么大个人情,贱卖可不是王峰的作风,现在是玫瑰和极光城的多事之秋,大家还是直接谈利益好点,谈感情什么的,又累又伤钱还浪费时间。

  当然,也不能演太过了,那会让帝释天对自己没信心,把握个尺度就好。

  ‘冷汗’此时已经遍布王峰的额头,盘腿坐下显然是在调理生息,管他旁边等着的人是帝释天还是谁,爷要恢复,乖乖等着,直接把所有人都先晾在了一边。

  周围的人这时候已经慢慢回过神来,就是有点尴尬。

  别人都不说了,这要搁平常任何时间地点,敢把帝释天晾在旁边的,管他是谁,绝对尸体都已经凉透了,可此时此刻,王峰却就是有这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面子。

  德普尔冲方正打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立刻就想要大声呵斥王峰无礼,可话还没出口就直接被一股无形的气场掐住了脖子,让他根本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帝释天冷冷的眼神已经从他的身上微一扫过,不止是方正窒息了,连同整个大殿这时候也都彻底安静了下来。

  打扰王峰调息?万一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谁也别玩儿小心思,在帝释天面前,这些都是不存在的。

  所有人只能安安静静的等着,如此约莫七八分钟,才看到王峰长吐了一口气,精神略微有些萎靡的睁开眼睛。

  大殿里此时安安静静,所有的目光聚集在王峰身上,甚至连帝释天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法则反噬,驱除吃力,让大家久等了,抱歉。”只见王峰微微一笑,并没有吊着大家胃口,简单交代之后直接说出了所有人都在等着的那句话:“公主殿下的伤,我能治。”

  尽管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但听到话从王峰的嘴里亲口说出来时,帝释天还是忍不住用力的握了握拳头,而四周的其他医者则是全都心绪百转,脸色或阴晴不定的、或面露欣慰的……可就是没哪个医者吭声。

  坦白说,这其实很‘诡异’……在此之前,如果有任何人说自己能治疗吉祥天,引来的要么是各方医者的质疑诋毁、要么就是自己人的吹捧,可现在却是集体禁音,想喷的找不到理由,至于自己人,事实面前还需要吹捧吗?

  帝释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对王峰的态度已经大为转变:“不知王峰先生打算如何医治?”

  此前在帝释天口里连姓名都不配有的人,现在却已经喊上了先生……

  德普尔等人的心里有些五味杂陈,王峰则已经侃侃而答道:“自然是先拔除公主殿下身上法则诅咒的反噬之力,方法陛下刚才已经看到了,大体就是那样一个过程,但公主殿下身上的伤情比飓风大人严重百倍,我需要分段拔除,或许会多耗费些时间,大概十天左右吧。”

  得到如此肯定的答案,甚至连准确时间都有,帝释天脸上这些天来的阴霾已经尽消,眉头舒展。

  “拔除天道诅咒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则是蕴养灵魂,公主殿下的神魂受损严重,即便拔除了诅咒,也需蕴魂养魂一段时间才有可能恢复意识,这个时间我不敢打完全的包票,要视拔除诅咒后的情况而定,或许一两天,也或许是十天半月。”

  帝释天的心情大好,笑着说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自然是要多耗费一些时间的,先生不用着急,多几日少几日的,都无妨。”

  “谢陛下!”

  两人一问一答,只三言两语便连治疗过程都已经定下,旁边的一众医者们,大多都是面面相觑,这算会的啥诊?

  台上的圣子罗伊更是面色阴沉,说实话,他从没想过这事儿会让王峰给做成,这感觉甚至比输给九神还要糟糕!

  毕竟唇寒齿亡的道理帝释天是明白的,就算和九神结盟,也不至于对刀锋挥刀相向;可王峰不一样啊……真要是得到八部众的助力,那玫瑰就已经直接可以和圣城平起平坐了,雷龙甚至将瞬间重新拥有争夺圣主的实力!别说什么这只是家务事儿,得到八部众支持于圣堂整体而言反而是种改革和助力,这圣堂要是不姓罗,它就算强大到能灭了九神,对罗家又有何意义?

  不,这事儿绝不能让王峰独享……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圣子罗伊只一瞬间便已换上了笑脸,大笑着说道:“公主殿下复原有望,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

  帝释天开怀大笑,这时候是真的开心,一个多月来心头的阴霾尽散,也懒得去计较罗伊又或其他人的一些小心思了,反倒是顺口夸了一句:“刀锋圣堂人才济济,实是联盟之福!”

  “圣堂能为陛下分忧解愁,能救公主殿下于水火,也是荣幸之至。”

  三言两语间,居然直接把这功劳揽到了他圣堂麾下……王峰都听乐了,这要是搁天顶的赛场上,他立马就得怼回去,但现在,大概是这圣子看不清形势,上窜下跳的小丑,有用吗?

  隆京笑吟吟的坐在旁边不发一语,今儿这事儿越发的有意思了,本是九神和圣堂在争,现在却变成了圣堂内部在自己争,眼下九神虽然出局,但当个吃瓜看热闹的观众似乎也蛮不错的。

  不过旁边的其他两个就不会沉默了,鲲鳞嘿嘿一笑,冲旁边的阿拉贡说道:“听说上次在天顶圣堂,也是这姓罗的出来摘别人桃子,还被人怼过,爪子都差点没给他打断……哈哈,没想到是记吃不记打啊。”

  罗伊神色如常,不予理会,没想到阿拉贡笑了笑,居然附和道:“上次我也在现场,确实是有这么回事儿。”

  罗伊的笑容微微一凝,鲸族向来桀骜,几百年来对刀锋联盟也没有过好脸色,鲲鳞和王峰又交好,对他冷嘲热讽在情理之中,但那阿拉贡是什么人?南兽一个还没正式掌权的王子,区区奴隶族群,刀锋联盟最底端、臭水沟里的一群脏东西,居然也敢跟自己作对?

  罗伊缓缓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阿拉贡笑着冲他拱了拱手:“兽人嘴大,管不住嘴,实话实说,圣子莫怪。”

  “呵……”罗伊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只是悄悄给下方的德普尔递了个眼色。

  德普尔会意,跨前一步:“有王峰小友在这里,是陛下之福,也是我刀锋圣堂之福啊!王峰小友,为了让公主早日康复,我看我们还是两步同时进行比较好,你替公主殿下拔除诅咒,我替公主殿下蕴魂恢复,术业有专攻嘛,保管能让公主殿下更早的清醒过来!”

  “不错,拔除诅咒必然辛苦,怕是没有更多精力去给公主殿下蕴魂养魂了,此事正好交于我等,大家同属圣堂一脉,齐心协力,又是为了救治公主殿下,王兄弟不用和我们客气!”

  他麾下方正、鲍威尔纷纷开口,倒是一派大义凛然之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la.com。123读啦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