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赢棋的规则_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魔(李氏)
123读啦 > 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魔(李氏) > 第一百二十章 赢棋的规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章 赢棋的规则

  怀勒教授是一家著名大学医学院中的教授,除了日常的授课以及科研之外,偶尔也会接一些临时的会诊,生活相对来说单调但同时又充满了意义。

  或许是年纪大了的原因,怀勒教授相对于去医院会诊更喜欢学校中的气氛,毕竟医院的墙壁承受了太多虔诚而没有回应的祷告,而课桌上刻画的一笔笔情话反而显得更加动听。

  夹着教案走到了教室的门前,怀勒教授一想到那些青涩而可爱的学生们一脸愁容的记着自己划的一本本重点,脸上顿时荡漾起了一股笑意。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自己当年吃过的苦头总得让这些小崽子们再吃一遍才是。

  虽然怀勒教授带着一股促狭的笑意在心中这么想着,可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教授的这门学科到底有多么的重要。

  病人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找到你,那就意味着给了你生杀大权,而有关于生命的事情,任何一件都不是小事情。

  因此,只要你作为一个后备医生,你就必须拥有系统而严谨的医学知识,如果学艺不精还给人去看病开药的话,那就是谋杀!

  进入教室后的怀勒走上讲台,一边戴上了老花眼镜一边摊开了手中的教案,可当他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学生时,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往日常常一副愁眉苦脸的学生,突然间变得有些奇怪······如果要用准确的词语来描述的话,那就是他们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庄重和虔诚。

  看着一双双目光如炬盯着自己的眼睛,怀勒有些错愕的说道,“你们干嘛这么看我?”

  怀勒教授话音说罢,坐在教室第二排的一个男生站了起来,手中拿着一副锦旗从座位中走了出来。

  男生站在了怀勒教授面前,九十度深深鞠了一躬后,眼含热泪的说道,“老师,谢谢你救了我妈妈······”

  与此同时,整个班级里四五十名学生一时间全部都站了起来,热烈的鼓掌声顿时响彻在整个班级当中。

  一头雾水的怀勒赶忙扶起了长鞠不起的学生,有些发蒙的说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副院长的身影出现在了教室的门口,看着眼前的一幕笑骂道,“好家伙,咱们这么多年的关系了,你这不声不响的搞了这么一出都不跟我说,还当不当我是朋友了?

  “到底什么事情啊?”一股莫名的不安突然涌起,怀勒连忙走到门口将副院长拉到一旁问道。

  “这可是功德无量的事情,你还遮遮掩掩的干嘛?”副院长有些不解的说道。

  “可问题是我真的他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怀勒有些暴躁的说道。

  副院长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怀勒问道,“你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

  “气的概念就是,一方相连的若干子,与其相邻且未被对方下子的交叉点称为这块棋的【气】。”办公室内,李明一边摆放着棋子一边对司司开口说道,“既然说是要结婚,那自然是要去见一下你父亲的。”

  “嗯,”司司一边看着李明手指的地方一边点头,脸上露出有些难为情的表情,“我知道,但是现在闹得这么僵,我有点不敢回去。”

  面前棋盘上摆放着的黑白棋是司司专门请人定制的,棋盘由象牙制成,而棋子的材质则是由两种异色的玛瑙制成,仅仅只是在手中盘玩,都会带来一种圆润平滑的触感,让人心生愉悦。

  李明喜欢下棋,司司觉得自己作为李明的未婚妻至少也应该会,于是便抱着这盘价格不菲的棋盘,让李明来教自己。

  李明一边吃掉了司司的白子一边开口说道,“什么是提子?如果一方下子后,造成对方的某一块或多块棋的气已经减少到0,对方的这一块或多块棋所包含的所有棋子均为死子,应立即在棋盘上取走,称为提子。”

  因为李明提及家人的事情,司司脑袋中乱成了一锅粥,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可是这种棋该怎么下?怎么样又算是胜利了呢?”

  李明放下了手中的棋子,重新摆了一个教学性质的棋形状,同时开口说道,“他们毕竟是你的亲人,这么割裂着也不好,既然我们要组建一个家庭,所以肯定要想办法修复一下这种紧张的关系。”

  随着话题的交错,此时的司司已经没有办法再专心学习围棋的规则,于是哭丧个脸说道,“我知道,可是我真的想不出该从什么地方下手啊。”

  李明呵呵一笑,继续说道,“缓和关系这种事情,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让对方感到满足和快乐,人气不起来了,自然关系就融洽的多了。”

  “送什么啊?钱么?我爸那个人油盐不进的。”司司摇了摇头苦笑道。

  伸手拍了拍一旁的沙发,等到司司坐到了身旁之后,李明拉过了司司的手继续说道,“你可以换一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的本质就是怎么才能够讨好到你的父亲。”

  “怎么讨好?”司司眨了眨眼睛有些困惑的说道。

  一边在棋盘中摆放着棋子,李明一边缓缓说道,

  “讨好的本质是什么?就是让对方开心愉悦满足。

  在进化过程中,人类进化出了独有的一种利他机制,它保证了种群的发展,因此在人们做出有益于社会的事情后,便会产生来自于社会化人格的价值感,从而普遍感到愉悦和满足。那什么事情在这个机制上更让人无法拒绝呢?”

  “想不来······”司司放弃了思考直接说道。

  “这就是【利社思维】。”李明笑了笑说道,“如果我为社会付出了,然后留你父亲的名字,你觉得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我没听懂······”

  “每年都有许多退役了的警察或者是军人,他们有些是因为受伤,有些则是因为一些小问题而被迫离开军警系统,而回到社会之后安身立命的技能又没了用处,大多数日子都过得相对清贫,甚至有少部分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实属可悲可泣。

  另外,近些年超凡的威胁还存在,于是我就想成立一个安保公司当做彩礼,让这些人都有一个能够发挥余热的地方。”

  李明笑了笑说道,“当然,因为你父亲身份的关系,肯定是以你的名义,你觉得怎么样?”

  “是啊,这个办法好,一方面能解决实际的问题,另一方面确实不容爸爸他拒绝·····”司司眼睛一亮,随即说道,“那个,你有想过安保公司叫什么名字吗?”

  “黑水吧,我喜欢这个名字。”李明淡淡的说完,接着转移话题道,“好了,不说这个,我们继续下棋吧,刚才我们说到哪里了。”

  “该说什么样才是赢棋了。”司司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面前的棋盘上回答道。

  李明呵呵一笑,手中的黑棋子落在了摆放棋局的绝杀处,然后说道,

  “你看,很简单,你只需要保证自己气的同时,掐断别人的气就可以了,最后谁拥有的地盘多,谁就赢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