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啦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三千零五十四章 福哥儿番外(86)

第三千零五十四章 福哥儿番外(86)

  到年底清舒忙得脚不沾地,林初的婚事她没办法去参加,所以就让程虞君代替了去。

  芭蕉与清舒说道:“夫人,小丫鬟说银环出了咱们的院子后就与大奶奶说了几句话,大奶奶听后脸色就不大好了。夫人,大奶奶可能不乐意去参加初姑娘的婚礼。”

  虽然林初是二婚,但陆飞却是头婚,陆家按照娶媳妇的规格办。只是有些人忌讳,不乐意参加这样的婚事。

  清舒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怎么知道她闷闷不乐是为林初的婚事?没凭没据的怎么能妄议大奶奶。”

  她不喜欢身边的人去揣测没有根据的事,因为这样会影响她的判断。

  芭蕉脸色一变,知道犯了清舒的忌讳:“夫人,奴婢不是胡乱猜测妄议大奶奶。银环之前就说初姑娘一个和离的人不该住在我们府里,会影响了府里的风水。”

  清舒知道程家的人特别讲究,程虞君可能真不乐意去,但这里是符家得按照她的规矩来行事。

  清舒收了脸上的笑容,看着芭蕉道:“除此之外,还说了什么?”

  芭蕉垂着头说道:“银环还说采买处的管事勾结内院管事娘子中饱私囊,各个富得流油,而主子们的日子还不如他们。还说若是在程家,早就将他们严惩了。”

  这个是下人之间的矛盾,清舒倒不在意。

  芭蕉犹豫了下又说道:“除此之外,她还腹诽咱家姑娘还没出嫁就天天跟大皇子腻在一起,更是口出恶言说弄出孩子大奶奶都要跟着没脸。”

  清舒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摆摆手道:“你下去吧!”

  两日后就是林初的婚礼,清舒下差回家就知道程虞君没去参加婚礼,只是让她的贴身婆子花妈妈将礼物送去了。

  清舒知道这件事就将程虞君叫了来,问道:“你今日为何没去参加阿初的婚礼?”

  程虞君垂着头说道:“娘,走到半路突然有些不舒服。”

  清舒看着她问道:“哪里不舒服?”

  “头昏昏的,肚子也难受。”

  “看大夫了吗?”

  程虞君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看了,大夫说是滑脉,只是日子尚浅还需过几日才能确诊。”

  清舒脸上并没什么喜色,问道:“你上次换洗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有些婆婆对儿媳妇的事了如指掌,不过清舒时常忙得脚不沾地的哪会去关注这些事。

  程虞君不自觉地摸了下自己的肚子,轻声说道:“娘,我换洗的时间都是在月底,但上个月月底没有来。”

  所谓的换洗,就是女人的小日子另一种说法。大半个月都过去了还没来,她怀疑自己有孕了,而怀孕的人是不宜去参加婚礼的。今日大夫那话,让她临时改变了主意。

  清舒是过来人,一听就明白了:“你既猜测自己有可能怀孕为何不告诉我,我若知道也不会让你去参加婚礼。”

  按照京城的规矩,孕妇事不能去参加喜宴的,若是她知道程虞君又可能怀孕肯定会另作安排。

  程虞君愣住了。现在不是重点在她怀孕这件事上嘛!?为何自个婆婆竟没多问,注意力还是在林初的婚礼上。

  进门一年多了,程虞君知道清舒的性子知道辩解只会让她更生气:“娘,是我的错,等过两日我去给初姐姐道歉。”

  清舒神色并没有缓和。她之前觉得符景烯有些严苛,现在却发现她的担心并无道理。程虞君各方面是不错,但做事不够果断,而且还容易受身边人的影响。

  想着前两日芭蕉说的话,她问道:“那日你答应去参加婚礼,出门后银环跟你说了什么?”

  程虞君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她就道:“银环说请个大夫给我诊脉,若是怀孕了就不能去参加婚礼,我当时怕娘以为我找的借口就没答应。”

  “真是这样的?”

  程虞君点点头到:“娘,银环也是为我好。”

  清舒淡淡地说道:“是为你好还是夹杂了私心,我想你应该有能力分辨出来。”

  程虞君直觉这话话不对,但清舒却没继续说下去,而是让红姑去请最擅妇科的高太医来。

  高太医诊了程虞君的脉,起身后双手抱拳给清舒道喜:“恭喜夫人,大奶奶这是有喜了。”

  程虞君看他说得如此笃定,问道:“太医,我上午也去看了大夫,他说日子尚浅还需过些时日才能确诊。”

  高太医笑着说道:“大奶奶放心,是有喜无疑。”

  清舒给高太医道谢以后送上了三倍的诊金,然后让红姑送他回去。回转头,她与程虞君道:“既你现在怀着身孕就好好休息,府里的事以及青山女学的事就不用再管了。”

  程虞君忙说道:“娘,没关系的,这些事我能处理得来。”

  清舒摇摇头说道:“你刚才不是说出门的时候头昏沉沉肚子也难受吗?应该是累着了,你现在是双身子就在家好好休息,不然孩子也长不好的。”

  程虞君觉得自己可以料理庶务,但清舒不容置疑的态度让她不敢反驳:“好,我都听娘的。”

  清舒点点头就带着红姑回去了。

  程虞君坐在椅子上神色有些担忧,说道:“花妈妈,为何婆婆知道我有喜一点都不高兴呢?”

  要知道她大堂嫂怀孕时她大伯母欢天喜地的,不仅给大夫丰厚的诊金还厚赏了照顾她堂嫂的丫鬟婆子,可是自个婆婆却一点喜意都没有。

  花妈妈说道:“夫人可能还在为今日婚礼的事生气。”

  “难道这事还能大得过我肚子里的孩子?”

  花妈妈说道:“大奶奶,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大奶奶,夫人想法与普通人是不一样的,你不能以常规来想她。”

  程虞君没说话了,这次的事确实是她欠考虑,若一开始就回绝婆婆说不准就不会生气。都是她左摇右摆拿不定主意才弄成现在当下的样子:“妈妈,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犯类似的错了。”

  得了这话,花妈妈就不再说什么了。

  ps:饭后一家人去散步,娃跟着他爸爸,我独自在后头慢慢走,有个帅哥向我要微信。O(∩_∩)O哈哈~,感觉自己瞬间年轻了三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la.com。123读啦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la.com